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申博登陆网址 > 师父,你离我远点

一百七九 灵蝶去,护腕碎

申博登陆网址 | 作者:阴阳本色 | 更新时间:2019-12-06 19:20:3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透视小邪医一世倾城极品透视医圣怦然心动重生九零辣妻撩夫透视小地主大清隐龙七界传说神话版三国
  白悠悠此刻灵力嚣张,随着天上响过一道道闷雷声而灵力逐渐增强,身上的魔性也越来越重。

  她的魔化与所有人都想的不同,并不是恨意滔天,而是忘记,这比恨更难挽回。

  至于为何会与众不同,这恐怕可能是跟白悠悠的天性有关,她本不愿搅入是非,只想安然度日,过着潇洒自如,与世无争的日子。

  可现在事与愿违,事态发展到了这一步,他们任何人都无法挽回,只能在众神回归之前让白悠悠自己战胜魔种。

  温言皱眉,提起了归宁,眼中闪过决绝,悠悠,师父对不住了......

  归始复初,即安即宁,这便是归宁剑,在这一刻,它会让世间恢复安宁,这是它最后的使命。

  灵力逐渐聚集在了归宁剑上,白悠悠也被这一景象震撼,看着周围的灵力逐渐涌向温言,心中满是震撼,这就是万灵齐聚吗?

  可将万物灵气归为一体,为他所用,虽然使用时间短暂,却威力无穷。

  “世间万物,为尊所用,非尊所有,以灵浩天,借此功德无量,唤无上灵力,杀!”

  温言站在汹涌澎湃的灵海之中,归宁剑闪烁着碧波蓝光,天空上雷声滚滚,隐隐还飘下了雨滴,一滴滴雨都化作了灵力,融合在了归宁中,气势浩荡,白悠悠被逼退了数步。

  伽雪青蝶见温言是真的对白悠悠起了杀心,哭噎着:“尊上,不要,不要伤害姐姐!”

  奋力地向前爬着,可是温言身边的灵力实在是太强,伽雪青蝶的手在地上都磨出了血,都难以往前走上一步。

  “不要,呜呜呜,吾只有姐姐了,不要伤害吾姐。”

  白悠悠感觉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囚笼里,不可前进,不可后退,只能看着温言一步步逼向自己,手中的亮玉白剑发出阵阵寒意,灵力聚集的速度远远抵不上此刻的温言。

  就在温言以飞快的速度刺向她时,一只紫色的蝴蝶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转而代替的是伽雪青蝶的身影,靓丽的紫色被染上了红色。

  白悠悠此刻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好难受,好想哭......

  温言也没料到伽雪青蝶在他的灵阵中还有能力冲到白悠悠的面前,根本就来不及收回归宁,只能看着伽雪青蝶在他的面前被血色染透,逐渐蝶化消失。

  墨生怀里的无名飘到了空中,白悠悠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就看着无名破碎成块,落在了地上,就好像是一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扇子坏掉了一样。

  伽雪青蝶最后回头,看向身后的白悠悠,露出了一个微笑:“姐姐,我们跟尊上回家吧......”

  回去就好了,这样她就还可以和姐姐在化羽殿打打闹闹,尊上坐在水榭里一边看书,一边宠溺的看着她们两个。

  等打闹累了,姐姐就会跑到尊上身边告状,她也会抱着尊上的腿狡辩,尊上会先说她,再说姐姐。

  真美好......真的好像回家......

  木头脸,你等等吾,吾就在你的身后......

  说完之后便彻底消失,化做无数只紫色灵蝶从白悠悠面前飞走,一滴水落在了白悠悠的脸上,白悠悠楞楞地伸手点去水。

  这是水,还是这个女孩子的泪......

  伽雪青蝶拜见主人......

  呜呜呜,谁要你做主人的?吾明明想要你手腕上的玉石,谁知道就划破了你的手指,做主人就做主人嘛,你还欺负吾,啊呜呜呜,没天理了......

  画地成圆,祝君长眠......姐姐,吾是背对着你说的......

  姐姐现在护腕里就有,每次还就只给吾玉石,而且还都是一小块而已,铁公鸡一毛不拔......

  姐姐,你牵吾,吾陪你......

  姐姐在哪,吾就在哪......

  白悠悠的脑海中猛然浮现出这些碎片,有些踉跄的往后推了一步,扶着头又些难以置信。

  明明这些事情她没有经历过,为什么这些表面会出现在她的脑海中,那么熟悉,那么真切,小蝶,伽雪青蝶......

  白悠悠正好深入的细想时,忽然一笑,邪眸看向温言,道:“我不会再相信你了,说不定这一切都是假的,你不就是想要杀死我吗?你可以来试试啊!”

  亮玉白剑突然白光大振,将身边束缚住她的灵力通通撕碎,聚集灵力,提剑而上,温言用胳膊和归宁挡在面前,手腕上的护腕发出一阵湛蓝色的光芒,将白悠悠的这一击完美挡下。

  白悠悠目光一顿,这个护腕......好眼熟......

  被反弹后,吐了一口血,冷讽道:“真是没想到堂堂温言尊上居然会佩戴女儿家的物件,八尺男儿可真是彻彻底底的堕落了。”

  温言看了眼护腕,心中也是有过一丝暖流,他自从收回护腕后就没有往里面放过结界护罩,而能使用的人除了他就只有白悠悠。

  这一刻会出现这护罩只能说明,白悠悠不想伤他。

  因为这护腕虽然是他所铸,可是它的主人却是白悠悠,常年跟在女娲石身边,多多少少会有些灵识,它的主人不记得了,但是它主人的心依旧是护着他的。

  悠悠,你到底是迷失在了自己的心里......

  对不起,师父让你寒心了。

  温言轻笑一声:“没错,这就是女儿家的物件,是我给我徒弟亲手做的,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不眠不休,用心尖血炼制,可是,她傻乎乎的一直都不知道。”

  初给白悠悠手镯时,只是说的这是送给徒弟的礼物,谁知道这个傻丫头,并未发现其中玄机,傻乎乎的就收下了,还有些略微嫌弃。

  之后被灵蝶炼化了一下才稍微满意。

  白悠悠对此只是冷笑一声,并不往心里去,开玩笑!心头血何等的珍贵,取血的过程中搞不好连小命儿都保不住。

  而且能力越强者,心头血就越珍贵,这一滴心头血说不定就是几十年的修为,如果说这是给他徒弟的入师礼,那温言肯定是个傻的。

  再者......她怎么不记得温言有徒弟?不是说温言无情无欲,不喜世俗吗?

  诶?我怎么会知道这些?我就只是去了趟无川山,与温言也只是见了一面,还被他杀了,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难不成是师父救她的时候,在她似梦似醒时告诉她的?好让她在此刻知己知彼?

  “哼,我管你给谁做的,我现在就要你死!”眼中的魔气越来越重,仿佛世间对她来说都不值一提,唯有杀戮才能让她魔气减少。

  接着就嘲讽道:“你以为万灵聚集就你一个人会吗?”

  温言握着归宁的手紧了紧,闭上眼,再缓缓睁开,花月白,你一定要赶过来,一定要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

  “世间万物,为尊所用,非尊所有,聚集!”

  温言默念着,突然之间,湛蓝色的灵气形成了一条深蓝色的神龙,蓝中带金,看上去尊贵典雅,向天怒吼一声,龙吟响彻整座阴阳山山脉。

  归宁剑上灵气聚集充盈,神龙融合进了温言的身体,温言飞身向前。

  “世间万物,为吾所用,非吾所有,杀!”

  白悠悠也不示弱,温言阵势浩大,她也不差,随着她冲向温言,身后的灵气犹如排山倒海似的涌进她的身体,此刻的白悠悠能力绝对是在温言之上。

  亮玉白剑和归宁剑身擦过,各照应出对方的狠绝,两把剑的目标都是对方的心脏。

  “噗”剑入身,血花四溢,顺着剑身滴落。

  “碰”护腕碎,跌落在地,那滴心头血沿着裂缝流出,化作乌有......

  温言抱着白悠悠,笑道:“悠悠,来世,我依旧做你师父好吗?”

  护你一世周全,爱你一生所有,不离不弃,不需要名声显赫,不需要荣华富贵,一间茅屋,两株紫藤花,足以。

  到时候,师父带你游遍千山万水,看遍姹紫嫣红,让你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不必再背负责任,不必再受世俗眼光......

  只可惜,亮玉白剑穿心而过,魂堕忘川,永无来世......

  ......

  另一边,萧玉儿用玉箫牵制住了血魂,几大势力都齐聚一方,合力攻其君泽,然而却依旧强攻不下,双方平分秋色,不分上下。

  戚宴又一次被击退,胸前被血魂划伤,立刻鲜血淋漓,捂着伤口,动作有些迟缓,也就在这时,他听见了龙吟声。

  不知不觉所有人都停下了攻击,全部都往向了竹林外茅屋方向。

  萧玉儿瞪大眼,不可置信道:“这股气息是......万龙之祖!”

  花月白也是实属震惊,万龙之祖吗?就如之称所示,万龙之祖是世间第一条龙类。

  传闻是盘古经脉集结天地灵气所幻化出来的第一个龙族,被视为先天神魔。

  盘古开天辟地,众生衍化而出,彼时强者林立,万族共存,无有法度,适者生存。

  而祖龙生性好战,在龙族逐渐壮大后,便主动出击其他种族的地盘,凭借天生强悍的肉身,恐怖无比的天赋神通,龙族开始踏足万族的尸体登上王位。

  上古大神为对抗龙族,万神组成联盟,制出除龙阵,同进同退。

  祖龙眼看龙族攻势受阻,大怒之下,发动不计后果的全族大总攻,自此神界大混战展开。

  一战之下,血流成河,尸骨成山,神州大地被彻底打残,而祖龙也因罪孽深重,受了天谴,传闻被女娲娘娘斩杀,后来有传说,女娲补天的山河崩塌就是祖龙所造成。

  可为何此时会出现祖龙的气息?若说他们不相信,但萧玉儿为龙族,她不可能感觉错,而且这个方向......

  戚宴眼神复杂的看向那灵气云涌的一方,他实在是不知道现在是该开心,还是该伤心。

  祖龙魂醒,这也就意味着温言陨,这一声龙吟,是他对世间最后的一丝挽留。

  这一声龙吟哀怨彷徨,仿佛有不甘,又仿佛是丢失了心中所爱,闻着伤心,见者落泪,天空上的雷声滚滚,早已经分不清是花月白的雷劫,还是众神回归的阶梯,亦或者,是在挽留这个曾经是罪人,而如今是天下尊者的温言......

  在不知不觉中,沉迷于斗争的君泽也顿住了,感觉到融入身体里的蚩尤经脉正在脱离,血魂也在逐渐消失。

  突然之间,君泽笑了。

  神,大公无私?普爱天下?

  不,错了,你们都错了,神也是自私的,他们是麻木的,只是他们活得太久,而人又活得太短,为他们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已。

  神,活得太久了,久到他们自己都麻木了。

  蚩尤经脉化成血树,又被人炼化成武器,此经脉乃大凶,当时世上何人敢碰,能碰的人估计也不过那三位神尊,又为何会机缘巧合之下落入他手?又为何他会在神君的帮助下夺到魔种?

  其实这不过是一个惊天大局而已,那位神君的目的他现在也应该大致的猜到了,将魔种从这世间彻底拔除,对吗?

  女娲娘娘无法自己杀死自己,无法用整个神界和天下来做赌注,于是就设下了这个局,而这个执行者就是他身后的这位神君。

  祖龙啊,他身上的蚩尤经脉又怎么会是对手?

  蚩尤是强悍,贪婪,却也是怕死,此刻的血魂秉承着自己的意识,只想逃离。

  花月白和戚宴对视一眼,瞬间攻向君泽,而君泽只是笑着,闭着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绾儿,让你久等了,五百年,你累了吧,不要怕,哥哥现在就来陪你了,若我还有来世,愿我们相遇相知,相惜相依,不要再被世俗阻隔。

  飞雪和玄幽匕首同时进入君泽的体内,君泽并没有做什么反抗,像是累了一样,很享受的从空中坠落到了地上。

  肉体落地,周围山岭中又响起了狐叫,戚宴看了眼君泽,又对着花月白说道:“快去吧,不要辜负温言的信任。”

  花月白点点头,就直奔竹林方向。

  峳峳牵着漓慈飞到戚宴身边,担忧询问道:“大人,你的伤......”

  戚宴看了眼自己胸口前的伤,扯动了一下嘴角,道:“幻羽,你想和我一起看看青丘的天地吗?”

  峳峳的呼吸顿住,许些是感动,许些是激动,连连点头,就直接抱住戚宴,笑着哭道:“想,我一直都想。”

  幻羽,好久都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她是峳峳一族,名叫幻羽,只是上古峳峳一脉本就丁零,到如今也只有她一个人存活与世,世人只知峳峳,不知幻羽。

  而她现在抱着的这个人,是她爱了三百年,追了三百年,护了三百年,也让她伤了三百年的人,名叫戚宴。

  以后再也没有信大人,只有戚宴,也没有峳峳,只有幻羽。

  戚宴的脸瞬间白了,倒吸一口冷气:“嘶——,幻羽,你能不能改改你这随心所欲的毛病!我身上还有伤呢!”

  幻羽嬉笑一下:“你让我伤心了三百年,让你疼一下我也不心疼,哼。”

  这点伤,连当年戚宴被打入寒渊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要不了命。

  戚宴被气笑了,伸手环住幻羽的腰,真是的,这刚正名,就爬到他头顶了,怎么办?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呢。

  可是搂着幻羽腰的手却紧了,脸上的笑也越发的甜蜜。

  (https:///book_100049/4891008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
师父,你离我远点最新章节http://www.108ib.com/shifu_niliwoyuand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抗联薪火传幸福田园农家女盛世狂妃:傻女惊华我的梦里有个外星文明白氏药庐穿越了的学霸我夺舍了太阳神拜托夫人领证吧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修罗丹神
网站地图 纽约国际娱乐线路 彩豆子彩票网 蓝博娱乐开户
菲律宾申博娱乐登陆 太阳城真钱斗牛 申搏官网登陆失败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
新博彩通 宝博娱乐官方网站 亚洲申博373839登入 AB亚洲馆
纽约国际娱乐 杨乐乐疑被骗788万 七星彩琼粤彩票 女人30情定水舞间
蓝博手机 a788老年机 彩豆子彩票网 纽约国际早教
178sunbet.com 8WJS.COM 368PT.COM 1555DZ.COM 11TGP.COM
165sun.com 956SUN.COM aj138.com 33sbib.com 585sj.com
132PT.COM 175psb.com 989sj.com 9888DZ.COM 278sunbet.com
883XTD.COM DC295.COM 3453111.COM 8XAS.COM pr138.com